初中生钓鱼和攻击网站非法牟利近百万

从一开始的受雇于钓鱼网站去攻击其他网站,到自己建“特价机票”钓鱼网站,招募亲信成立诈骗集团,骗得钱财后大肆挥霍享受……

很难想象,导演这一幕的竟然是一个17岁的初中生。他利用网络上的视频,自学成为一个职业“黑客”。

近日,嘉善警方在相关部门的大力配合下,成功侦破了这个特大网络诈骗团伙,涉案价值近100万元。

此案的主犯阿强稚气未脱的脸蛋与老成的作案手法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就连办案民警都不得不承认,“智商很高,心理年龄在30岁以上”。

网上买的减肥药竟然是面粉 “黑客”小试身手

1995年,阿强出生在嘉善县陶庄镇一个小村庄。父亲经营着一家修车铺,母亲在工厂打工。

阿强从小就有极强的动手能力,电视机、电脑等电器都被他拆卸、组装过。由于没有心思读书,读了初一就放弃了学业。

离开校园后,阿强整天待在家里,几乎将所有的精力花在研究网络技术上。一次,阿强接触到了“黑客”技术,网上关于“黑客”的传说让他深深着迷。打那时起,他开始废寝忘食地学习DDOS(分布式拒绝服务攻击)技术,从网上下载授课录像,并参与网友间的学习交流。

时间久了,阿强竟也慢慢摸索出了一些门道,可以熟练编写一些木马程序轻松侵入一些服务器。

一次,他在一家网站为女友购买了价值360元的减肥药,收到货后,阿强傻眼了。这哪是什么减肥药?简直就是一包面粉。意识到受骗后,气愤的他立即拨打了网站的客服电话,对方不但不承认,竟还要让他办VIP卡。

气坏了的阿强决定用刚学会的“黑客”技术攻击对方网站,顺便检验一下自己的本事。攻击过程出奇顺利,那家网站很快陷入了瘫痪,对方只好讨饶,最终退还了钱。

这是阿强首次运用“黑客”技术进行实战,对于这次成功的“维权”经历,他很有成就感。此时,一个更为大胆的想法萌生了,他决定靠这门“手艺”赚钱。

非法办理的银行卡和身份证

受雇攻击钓鱼网站 “黑吃黑”坐收高额保护费

2012年初,阿强在某贴吧发布了承接网络入侵攻击业务,并留下了QQ号。很快有人联系了他。为了验证阿强的能力,对方发来一个网址,让他帮忙攻击。在确信阿强的水平后,对方出价500元/小时,雇佣他将一些指定的网站攻击瘫痪。

精明的阿强发现,网上那些雇主大多是非法经营山寨、钓鱼网站,而被攻击的目标往往也是同类网站,双方存在竞争关系。为了达到非法目的,互相恶意攻击,而他如同一个被雇佣的“网络打手”,谁出价高,就给谁服务。

在这个虚拟世界里,阿强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2个月净赚10多万。

就连阿强自己也颇为震惊,没想到赚钱这么容易。

2012年6月,一家海南出售特价机票的钓鱼网站找到阿强,表示愿意出800元/小时的高价雇佣他攻击另一家网站。

阿强欣然应允。

被攻击的网站不会坐以待毙,一般瘫痪几分钟后就会更新网址以抵御进攻,所以阿强每次攻击都是一波接一波的。

考虑到这样做费时费力,阿强再次动起了歪脑筋。他在网上购买攻击的流量,其原理是远程操控“肉鸡”服务器对目标网站进行攻击。

而那些执行攻击任务的“能人”便是比阿强更高级别的电脑“黑客”,他们潜伏在虚拟世界里,那些“肉鸡”服务器宛如一颗颗棋子。受攻击后,网站服务器带宽和系统资源会在短时间内被耗尽,直至瘫痪,这样“黑客”的目的就算达到了。

除此之外,阿强有时还“黑吃黑”,他与被攻击对象串通,甚至两面得好处。过了一段时间,海南那家网站也受到了“黑客”攻击,要求阿强帮忙做防御工作,开价1500元/小时,他又狠狠捞了一笔。

之后,贪心不足的阿强多次以办事缺钱为由向雇主要钱,对方在支付3000元后,阿强再次提出要5000元,对方见他胃口太大就不再搭理他。

阿强没了生活来源,非常生气。不过,狡猾的他在做防御时,偷偷拷贝了雇主的网站模版,在后台数据中发现其每天诈骗金额达数十万元。

阿强决定报复原来的雇主,连续疯狂攻击了一个月,造成该钓鱼网站隔三岔五瘫痪。阿强要求对方每天支付1.5万元的“保护费”。

对方不敢怠慢,答应派人来嘉善谈判。

2012年9月底,海南方面派出5人谈判组来嘉善跟阿强碰面。最终对方答应每天付给阿强1500元,前提是不再实施攻击行为。

“黑客”自立门户 建立钓鱼网站骗钱

在谈判中,阿强认识了海南人波仔,因为聊得来,逐渐成为朋友。波仔向阿强表露,自己想脱离海南那个诈骗组织,想自立门户。

阿强早就对网络诈骗背后的巨大利润垂涎三尺。两个人,一个懂网络、一个精通骗术,臭味相投,一拍即合,决定由阿强搭建假机票网站,维护网站正常运行,并负责招募人手成立诈骗团队。

阿强租了一个房子,还购买了5台电脑和5部手机,在网上注册了多个域名,然后以每月240余元租用了北京的一个服务器。

为了减少被“同行”攻击造成的麻烦,阿强先后建成了“特价机票网”、“XX航空”等7个钓鱼网站。随后,他又通过非法渠道买来20余张银行卡和6张身份证。

9月底,波仔来嘉善提供技术指导,他向阿强传授诈骗技巧,同时协助做好网站建设和维护工作。

之后的两个多月里,阿强将精力花在了做搜索引擎的竞价排名上,每天花2000元可以置顶,业内称为关键字优化。一旦搜索结果排名靠前,诈骗的成功率必然大大上升。

12月初,网站初具规模,阿强开始招募人员。第一个被拉入伙的是同班同学阿东,过了一周,钱某也应邀加入。刚开始,由于网站优化做的不好,生意很少,钱某做了不长时间就离去了。之后,阿强的堂哥阿峰和钱某的表哥卜某又相继加入。

其实,在这个诈骗团伙内,阿东等人根本不懂网络技术,扮演着“跑龙套”的角色,对外他们是网站客服人员,负责接听客户来电,他们对阿强惟命是从。

无证还醉酒驾车撞伤人 合伙人弃他而去

有了钱,阿强开始虚荣起来。

尽管未成年,没有驾照,但他还是花8万元买了一辆二手的荣威轿车,经常偷偷独自驾驶。

2012年圣诞节前夕,波仔再次来到嘉善。12月26日,他们第一次行骗就成功骗得4万余元。次日凌晨,阿强等6人在一家火锅店吃夜宵。席间,6人举杯畅饮,庆祝胜利。

乐极生悲。凌晨4时40分许,阿强带着醉意驾驶汽车将一位骑电动三轮车的妇女撞伤。事后,阿强逃逸,让其女友顶包。

女友迫于压力向民警说出了实情。

经检测,阿强血液酒精浓度为1.8毫克/毫升,涉嫌醉酒驾驶。由于是未成年人,后被警方以涉嫌危险驾驶罪取保候审。

在这次事故中,赔偿金达20余万,阿强父母拿出5万,其余的钱阿强提出自己解决。

那段时间,他急着四处筹钱,伤者的后期治疗费可能是个“大窟窿”。可以说,这场车祸,加速了阿强疯狂攫取钱财的脚步。

波仔认为阿强摊上了大事,就不再与他合作,阿强独自支撑。这伙人通常白天睡觉,晚上工作至凌晨三四点。

为了提高“服务水平”,阿强专门对阿东等人进行语言、礼仪培训。阿东因头脑灵活,被阿强委以重任,负责每天收工后去银行取钱,他经常在夜幕中戴着帽子和口罩出现在ATM机前。

作为老大,阿强深谙为人处世之道,给阿东等人开出的工资是每人每天500元,多的时候可以达到每天1000元。

为了拉拢手下,阿强三天两头带他们出入酒吧、浴室、KTV等高档休闲娱乐场所,常常一掷千金。

犯罪团伙覆灭 平均年龄不到20岁

阿强年纪那么小,那么多钱是从哪里来的呢?

这个信息也引起了嘉善警方的注意,也加紧了对他的调查。

今年2月21日,在搜集了大量证据后,警方在当地两家浴室内将阿强等5人全部抓获。钓鱼网站诈骗伎俩也被逐渐揭开。

网站上挂出的机票信息大多是国内航线的打折票,价格在二三百元至一千多元不等。因为折扣低,吸引了很多客户,他们一般会在网站上下订单,内容包括姓名、航班、电话等信息。之后,客户会拨打客服电话询问有关事宜,一些已经通过银行转账的客户还会确认钱款是否到账。

接到电话后,阿东等人假装把电话转接到“财务部”、“出票部”,由阿强来继续“忽悠”。买票人都很关心什么时候出票,阿强就骗他们说在航班起飞前2小时可以凭“订单号”去机场窗口领取登机牌。而这个所谓的“订单号”其实是他们胡乱编写的一串数字,然后发在客户手机上。

除此之外,阿强称,他们还专门对那些急于出票,防范意识差的客户下手。客户付钱后,阿强等人会以系统出错为由声称无法出票,诱骗他们去ATM机上退款。

受害人被忽悠到ATM机前,阿强会以保障客户银行卡内资金不受损失为由诱骗他们说出卡上余额,再以输入“激活码”、“验证码”等形式将受害人卡里的钱全部划走。例如,受害人卡内有10000元,阿强会让其输入009980等数字,这样9980元就被骗走,前面输多个零起到掩饰和迷惑的作用。阿强说,这一招他们屡试不爽。

遇到警觉性高一点的受害人,他们又会变换花招,编造与银行有协议,可以通过ATM机打印机票的谎言。受害人对输入的验证码起疑心后,阿强再施奸计,偷偷通过网上银行在对方卡里打入10元以内的小金额,通常这个过程很快,受害人毫不知情。随后,会让受害人输入比账户余额多的“验证码”,一旦照办,受害人卡内的钱瞬间被转走。

目前,阿强、阿东、阿峰、卜某因涉嫌诈骗罪被嘉善警方依法刑事拘留,钱某则被取保候审。他们的平均年龄不到20岁。(文中人物为化名)

记者手记:

掩卷沉思,本案是一起非常典型的网络诈骗和电信诈骗互相交织的大要案,涉案人员平均年龄20岁,且都为初中学历,他们离开校园后普遍缺少家庭管束,利欲熏心不惜以身试法,其诈骗手段呈现出高智商犯罪的特征。主犯阿强由电脑黑客蜕变为诈骗集团主谋的心路历程更是发人深思。

近年来,随着电子商务的兴起,网络诈骗陷阱也大量充斥其中,大量的代理商和中介让人真假难辨,而其中的“黑色产业链”也催生了大量网络犯罪的产生,此案的成功侦办只是挖开了这个巨大“黑色产业链”的冰山一角。互联网行业的监管缺位和漏洞凸显,因此规范虚拟世界运营秩序,尽快完善出台相关法律就显得特别重要。

经办此案的民警打了个形象的比喻,阿强如同一个潜伏在虚拟世界里的“网络流氓”,抓住安全漏洞,用黑客技术赚黑钱,甚至以“网络暴力”强行收取“保护费”。可以想象,如果阿强集团不断发展壮大,极易形成“网络黑社会”,或者叫做“网络黑帮”。警方在查处此案中也积累了不少的经验,但维护网络安全的工作仍任重道远。(稿源:网络)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